无人分享,无人爱他。

   但这又有什么关系?

   孟离回到系统空间,觉得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都太糟糕了。

   从知道噬灭疯涨,再到刑修找上门,再到温致他们的逼问和道德绑架,再到孤卓这事。

   还是去做任务吧,在任务世界里,也许还能得到片刻心安。

   小樱对孟离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,听到孟离叫她给找任务,小樱就兴高采烈的去找了。

   那态度就像急于表现的小员工,孟离感觉还挺可爱的,让她笑了一下。

   之后就去了任务世界。

   傅和颂,威武大将军,一代战神,是当今天子都忌惮几分的人物,战无不胜,万民敬仰,威名远扬,因他存在,邻国从不敢轻举妄动,也称得上定海神针了。

   这是委托者的丈夫。

   孟离觉得委托者的丈夫看起来就是男主人设,然后继续接受剧情,他还真是。

   傅和柳是傅和颂的妹妹,还未出阁,和傅和颂关系极好,傅和颂平时最疼的就是这个妹妹,这也导致了委托者在府中处处都要敬傅和柳几分。

  
清纯萝莉修修紧身连体衣好萌动

   从前夫妻关系尚可吧,算得上是相敬如宾,傅和颂在迎娶委托者之前也就一个通房丫头,待迎娶委托者之后这个丫头都送走了,这件事还让整个京城羡慕了。

   当时傅和颂说只要委托者一人,不要其他女人,也把委托者感动的眼泪直流,她何德何能呀,能得威武大将军如此对待。

   对丈夫,不仅有绵绵的爱意,还有无尽的感激,感激丈夫的尊重。

   她和丈夫成婚三年,可因为前两年丈夫常常出征在外,一直未有身孕,这一年丈夫没出征,她是想要个孩子的,只是还没如愿。

   后来傅和颂身边出现了一只猫,纯白色,白长毛,但个子也格外小的一只猫。

   有多小,大概只有丈夫巴掌大?

   像是个小奶猫,从此傅和颂就与这只猫形影不离,日日相伴,甚至去上朝,也要把这只猫装在怀里或袖中。

   这个猫渐渐在长大,但依旧不影响丈夫随身携带这只猫,而且渐渐的,委托者惊悚的发现,不知何时,这只猫在府中的地位比她还高了。

   听说傅和颂把皇上赏赐的极品燕窝给了猫吃?

   听说傅和颂把皇上赏赐的极品玉石给猫做了猫窝?

   听说傅和颂把皇上赏赐的上好布料给猫做了衣服?

   如今所有上好的东西,委托者没见过,更别提用了,猫住的那间房极尽奢华,以前府中库房很多稀罕物都被傅和颂拿出来用在猫身上了。

   委托者心里很不是滋味,怎么会用在一个猫身上呀。

   但是好像没办法吃一个猫的醋,而且傅和颂太在意这只猫了,谁若是惹了这只猫,都没有好下场。

   委托者也跟着有些不敢招惹这只猫。

   另外一个让委托者非常苦恼的事情是,自从傅和颂和这只猫尤其亲密之后,他就不再和自己睡一起了。

   还说想要孩子呢,这种情况去哪里要孩子,委托者非常无奈。

   再就是,傅和柳也特别喜欢这只猫,以前委托者跟傅和柳相处的还不错,所以也给傅和柳流露出了自己有些吃醋的事情。

   她希望通过傅和柳传达傅和颂,希望傅和颂能在意一下她的感受,哪里有将军夫人混得还不如一只猫的。

   就是因为这只猫傅和颂都不和她一起了,这真不能忍,她着急要孩子。

   别哪天又出征了,到时候又要再等。

   不过傅和柳的反应让委托者有些诧异,傅和柳数落委托者小气,竟然连一只猫的醋都吃。

   委托者:“?”

   她忍不住说道:“将军这显然有些过于宠爱了。”

   “我哥哥又不是没有这个能力,为什么不能宠着?喜欢什么宠着什么,不可以吗?”傅和柳斜着眼看着委托者。

   把委托者说得哑口无言。

   然后府中就传开了,说委托者过于狭隘,竟和一只猫吃醋,甚至还要为这事找将军事儿。

   将军很难,家中无贤妻。

   世人只知道高高在上评价,却从未想过这件事落在他们身上之后,他们会不会如此大度,会不会比委托者更难接受。

   他们只把将军爱猫传做一段佳话,没考虑过旁的。

   反正委托者的名声就有些奇奇怪怪,要说大错也不是,但凭空就给人留下了狭隘计较的印象。

  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那只猫也开始和她不对付起来,没事就跳到她房间里吓唬她,或者抓坏她的东西。

   让委托者很是恼怒,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怎样,这只猫把她给将军做的衣服部给抓坏了。

   很生气,到底是一针一线用尽心思做出来的,用来讨将军欢心,也想缓和目前的关系,现在都被这只猫毁了。

   还有她房间里有很多珍稀摆设,有父母亲赏赐的,甚至有皇后赏赐的,还有将军从前送她的,竟然都被这只猫砸个稀碎。

   委托者非常生气,却还从那只猫眼中看出挑衅的眼神来,她气得失去理智,非要抓住这只猫找将军要个说法。

   可这只猫太狡猾,几个丫鬟在房间里跑得满头大汗也抓不住这只猫,而将军赶来时,就看到这只猫在狼狈的被人追赶。

   他看着满地狼藉,愤怒至极,看着猫一跃跳在他胳膊弯,他目光中又有柔情万种。

   委托者震惊地看着他的满目柔情看得是一只猫,接下来却迎来一巴掌,是傅和颂甩过来的,他不分青红皂白,就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让委托者颜面扫地。

   委托者捂着脸,流着泪说了事情的经过,而傅和颂反而说道:

   “它若是觉得开心,怎样玩闹都行。”

   “你何必在这里计较,我将军府缺这些玩意吗?”

   委托者傻眼了,计较?

   “皇后赏赐的也碎了。”委托者指了指,她希望傅和颂明白,明明是这只猫太过分了。

   “它懂什么,再说皇后赏赐的又如何?库房中堆了一堆皇上赏赐的。”傅和颂不屑地看着孟离:“目光短浅的妇人,你也该回去好好冷静冷静。”

   说完这话,委托者就被傅和颂送回娘家了。